董黯——宁波第一孝子

    2014年11月10日 11:26  海曙新闻网
    字号:TT

  陈联飞

  有关董孝子的文字记载,始见于虞预《会稽典录》中三国东吴虞翻的《孝子董公赞》,该文应该有详文字,但今只见文后八句三十二字的赞辞。尽管如此,却写出了孝子行为及当时人们对其的评价:“尽心色养,丧致其哀。单身林野,鸟兽归怀。愤亲之辱,白日报仇。海内闻名,昭然光著。”这段赞辞概括了董孝子的主要事迹:在寡母生前,孝子待母承顺颜色,供养尽心尽力;在母丧后,他深感悲哀,独身在荒山野林为母守墓,以致百鸟为其纯孝所感,号鸣翔集于墓上;为报辱亲之仇,他竟在青天白日杀人。由于汉和帝“表其异行”,“释杀罪,召拜议郎”,使孝子“海内闻名,昭然千秋”。

  到唐朝大历十二年,明州刺史崔殷在为董孝子修庙所撰碑文中概述了董孝子的事迹:

  “后汉至行董君,讳黯,字叔达,句章人也。依乎中庸,率性纯白。少孤,独立事亲,不匮饮菽,以尽其欢,柔色以温,其省高堂登寿,慈颜袖如。和以肥家,安不择地。其徙居也,庭出寒泉。其执丧也,林集祥乌。明诚必感,庸德惟懋,施及千载,横于四海,其大孝也欤。夫大道未隐,不独亲亲。逮德下衰,乃有慈孝。行以名扬,情以礼饰。季武矫而服缞,子春强而过礼,此离道以善,非天性这孝也。子云无违,参则直养,素冠有讽,和琴不成,此《礼经》之孝也。文举弃子,士游出妻,动非先意,何以观式虽曰可纪,或近沽名,此非教之孝也。夫子一与之质,道与之和,生于东溟,介居夷岛,俗远诗礼,性复著存,无贻一日之忧,终报共天之怨,负土成垄,枕干不言,卒斩东邻,祭于中野,所谓生知而上,成心以随,欲盖而彰,强名曰孝,加于古之君子数等矣。和帝闻其异行,特舍专杀之罪,召拜郎中,不起,竟以寿终。夫受命于时,惟松柏也,冬夏青青。禀灵于天,惟夫子也,能全正性。六代祖仲舒,汉太中大夫。嗣孙字春,领庐江太守。世为郡中名族,故以董孝名乡,慈溪署县。鄮江之俗,薰然遗风。皇唐大历八载,余分竹兹郡,讯古钦贤,环堵已芜,遗记将落,徘徊故邑,尚想余范,则夫子之行,可以德类于人,葺宇崇祠,昭铭垂代,岂不务矣。铭曰:白刃可蹈,仁鲜能存;黄金可炼,德无闲言。道丧于季,贤生复古。知礼近夷,变风于鲁。岂曰无衣,寒燠以宁。岂曰无鱼,泉流在庭。黄鸟哀音,下感棘心;哭无常声,洒血盈襟。江水汤汤,东注穷越。夫子德音,与之不绝。”

  该碑文显然比虞翻的《孝子董公赞》要详实得多,尽管文中穿插了作者的议论,但基本的内容还是一致的,即尽心色养;为母守孝;杀仇祭母;终成孝子。所不同的是在“尽心色养”方面更为具体,“少孤,独立事亲,不匮饮菽,以尽其欢,柔色以温,”正因为如此,“其徙居也,庭出寒泉。”为母守孝方面,“其执丧也,林集祥乌。”“负土成垄,枕干不言,” “无贻一日之忧,终报共天之怨”, “卒斩东邻”,在最后结局方面,“和帝闻其异行,特舍专杀之罪,召拜郎中,不起,竟以寿终。”除此之外,其还介绍了董孝子的身世及其影响,作者之所以写此碑的时间及原由。

  
 [1] [2] 下一页
本文来源: 海曙大观 责任编辑: 张弛
分享到:
相关新闻